你好!欢迎来到安徽省社会主义学院
您好!今天是
文化研究

文化自信,中国强盛和复兴的最高标志(二)

来源:砺剑  更新时间:2018-12-26  【打印此页】  【关闭

今天,人类世界直接面对两条道路的选择:一条是,西方式的以美国人推销为标志的“美国第一”霸权、强权、零和愽奕的发展道路;另一条是,东方式的以中国人主张为代表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商、共建、共享的合作共赢发展道路。中西方两条发展道路、两种发展模式的路径迥然不同,目标差异相左,两者车不同轨,书不同文,南辕北辙。

 

人类世界,虽然知道中西方发展道路根本不是一回事,可是谁又能清楚、明白地用最简单通俗的语言告知全世界公众:中西方发展道路存在如此重大本质的差异背后主导和影响的因素到底是什么?理由说辞或有千万种,但文化的因素肯定是最主要、最基本、最关键的研究方向,既迴避不了,也不应该迴避。

 

讲清楚中西文化差异这一根本问题,中国案例和中国故事或将“神密”不在,中国人或将不再“难懂”和“陌生”,这事的确困挠世界多时,找到合理解释中国文化的奥秘非同小可,值得尝试突破。无论是谁,中国人或西方人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一个基本的事实: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一个高度信仰自然和崇拜自然规律的一群人,中国人膜拜“自然宗教”。

 

中国人始终是站在自然生态圈的高度去整体框架、构筑东方价值伦理“仁、义、礼、智、信”体系,即东方文化最核心的世界观价值观理论。西方人却不是,他们的逻辑思维始终与动植物为伍,跳不出动植物链圈的范畴;中国文化中处处充满“水”的智慧启示,西方文化中却鲜有,只有无尽的力量竞斗。要论中西方文化的最最本质的差别和差异,恐怕就在此“水”字,一字之差别,一字之巨大差别。

 

自然生态圈中,水是永远的主角,是独一无二和至高无尚的中心玩家,没有第二样东西可以与水相提并论重要性,孰重孰轻,孰高孰低,一目了然。勿庸置言“水是万事万物之源”,如果没有水的存在,所有一切的生命体连玩的机会都没有,何来有可能超越水而存在的物质,或其他东西。所以,水是永恒地处在所有生命物体之上的物质,所有的生命物体始终是置于水之下,归属于水,降服于水。悟性极高且聪慧的中国人自然而然地主动参学水,崇拜水,诚服于水。

 

中华民族对“水”的深刻认知和深切体悟,是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和民族所不可能想象的。尽管世界各地到处都有水的存在,水的功能、功效相同,物理影响作用也一样。但是不同的人群,不同的地点,不同的生活、生产环境,不同的成长阅历,即使面对同样的一种事物或东西,人群的精神感受和文化认知却可以大不相同。中国人从“水”中可以体悟出自然规律的大“道”,察觉出动植物链圈内天生的短处和局限性,感悟出人类生存、发展的大智慧,而西方人则可能完全无知。

 

既然,中国人世世代代崇拜大自然,崇拜大自然中的“道”自然规律,也就自然而然地将整个自然生态系统作为参仿、跟从、学习的对象,来思索和构筑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使之尽可能多的符合自然生态要求,符合可持续性发展、演进的要求。众所周知,“水”是自然生态系统中唯一的中心元素,不可或缺。水循环链圈的重要性自然排在其他所有生命物体之上,排在动植物链圈之前,领先于自然.界中任何一个系统。

 

在中国人的认知中,任何缺失“水”元素主导组织和治理之下的人类社会,最多不过就是一个动物世界的再版和扩大化而已,即人类的“动物世界”,严酷自然环境下恒定的暴力、血腥、禽兽、野蛮倾向横行,以力量求生存和繁衍,单就普通低等动植物而言,采“丛林法则”无可厚非;但以人类智慧而论,人异于动植物,“非和平”恶性竞斗不可持续。唯有在“水”元素高度且充分影响和主导之下的人类社会系统,方能被认知成为理想的“人类生态社会”,讲究的是整体系统的生态性,“和平、和谐”可持续发展。

 

中华民族上下5000年的历史演进,一以贯之地围绕“水”做东方文化的大文章,一根亲“水”红线贯彻伦理道德体系的始终,彰显其独有的中国文化品质。“神也者,妙万物而为言者也。 动万物者莫疾乎雷,桡万物者莫疾乎风,燥万物者莫熯乎火,说万物者莫说乎泽,润万物者莫润乎水,终万物始万物者莫盛乎艮。故水火相逮,雷风不相悖,山泽通气然后能变化,既成万物也。”(《易经·说卦传》)

 

神明莫测,使万物自然化成。天地万物中能够动荡万物的,没有比雷(震为雷)更厉害的了;能够挠动万物的,没有比风(巽为风)更厉害的了;能够使万物干燥的,没有比火(离为日为火)更强烈的了;能够和悦万物的,没有比泽(兑为泽为海)更令人喜悦的了;能够润湿万物的,没有比水(坎为水)更好的了;能够终止万物和始生万物的,没有比山(艮为山为止)更盛明的了。所以说水和火是相及相济、相反相生的,雷和风是不互相悖乱的,山和泽是互相以气相通的,然后天地间才能产生变化,而化成万物。

 

“地中有水,师。君子以容民畜众”(易经师卦《象传》)地里涵养水源,即为师卦的象征。君子因而容保其民,蓄养其兵众。“地”与“水”之间,“水”依地而安居,“地”得水而滋润,进而生育万物,水土相依相亲。“地”与“水”的这种密切关系,在君子眼里,即成了战时之兵与平时之民的表象。由此,生发出了关于兵力蓄养的一整套方法来。

 

“盖田以民分,兵以赋出,故当无事之时,必制田里,教树畜,使比闾族党州乡之民,无不各得其养,民既有养,则所谓伍两卒旅军师之众,以为他日折冲御侮之用者,皆畜于此矣。”(清李光地《周易折中》)民众分得田地,兵卒依靠赋税养活。所以,当无战事之时,一定要料理田地、栽种畜牧,使得乡里族亲的百姓,各得其养。而百姓既然得以休养,那么作为他日抗击敌人而用的军队之师,也就于民众之中得到集聚和蓄养了。所谓平时为民、战时为兵,兵力得以保持长久。

 

其实,何止是军与民的关系。宋代颇有治国韬略的政治家司马光说:“师之所以为容民畜众者,非特施于治兵之谓也。故天子用之以治天下;诸侯用之以治其国;卿大夫用之以治其家,其道一也。”由此可见,“地中有水”可以是天子、诸侯、卿大夫等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大道。水行由地,依地形而动,流行于地中;逐渐集聚能量,涓涓细流,终成江河湖海,淘尽洗涤人间万古事。(第二章完,全文待续)

社院导航